<track id="7d9jl"></track>
    <meter id="7d9jl"></meter>

      <dfn id="7d9jl"></dfn>

      <form id="7d9jl"><strike id="7d9jl"></strike></form>

      <sub id="7d9jl"></sub>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父母为已婚子女垫付医药费的行为定性
       
       
         【案情
         丁某与田某于2011年7月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楹,丁某被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田某遂将丁某遗弃于丁某的母亲万某处。被告遂将丁亮亮遗弃于原告处。为替丁某治疗疾病,万某多次将其送至医院住院治疗,并为其垫付医疗费共计13585.27元。后万某多次向田某索要该笔费用,田某均以万某为其女儿垫付医药费的行为应认定为无偿赠与为由予以拒绝。
         【评析】
          本案审理过程中的一个主要争议就在于:万某为其女儿垫付医药费行为的定性问题。对此,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万某虽然与丁某系母女关系,但是丁某已经成年,且有独立生活能力,并已与田某结婚,万某对其不再有法定抚养义务。在未约定夫妻财产归各自所有的情况下,丁某生病住院期间所花费的医药费应当由丁某夫妻共同承担。万某垫付医药费,直接导致了丁某夫妻财产的消极增加,根据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法律现象的定义,万某与丁某夫妻之间构成不当得利之债。
          另一种观点认为,根据万某与丁某之间特殊的亲情关系,在田某对其女儿不管不顾的情况下,其为女儿支付的医药费可以理解为赠与,且已经完成支付,非因法定事由不得撤销赠与,也就无权要求田某返还医药费。
          笔者认为,第一种观点在法律上及社会价值导向上来说更具可采性。
         从社会道徳层面讲,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夫妻二人应当守望相助、相互扶持。本案中,田某作为丁某的丈夫,理应在丁某生病时主动承担起照顾妻子的义务,而不是不管不顾,将其妻子遗弃在万某处。万某作为丁某的母亲,在其女儿生病亟需治疗时,及时地为其支付医药费,这是一位母亲对女儿的爱,但并不表示为爱而支出的财产不可以要求返还。且判决田某承担医药费,也有利于在社会上树立一种夫妻间不离不弃、相互扶持的正确导向,更好的约束夫妻间正确履行权利、义务。
          从法律层面来讲,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之间具有相互扶养的义务,有扶养能力的一方必须自觉履行这一义务,特别是在对方患病,或是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更应该做到这一点。本案中,田某在丁某患病期间,具有法定的扶养义务。万某对丁某已经没有法定抚养义务而为其支付医药费,对于田某夫妻来说,成立不当得利之债。至于是否应当认定为赠与的问题,笔者认为,赠与需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一致,本案中,万某作为母亲,在女儿生病无人照顾时,为其支付医药费的行为,并没有明确的赠与的意思表示,从其起诉要求田某返还医药费的行为也可以看出其当初仅是先行垫付医药费,并不是无偿赠与,不符合赠与的法定要件,不构成赠与。(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 高平)
       


       
      案件查询
      受理密码
      受理密码

      欢迎访问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您是第 736478 位访问者
      地址:淮安市翔宇大道152号 电话:0517-83579001   网站地图 | 电子信箱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
      在线斗牛